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军事

人大代表三峡高额翻坝费易滋生腐败0

2018-09-14 11:16:07

“来,我来讲两句。”3月5日下午,在十二届全国人大三次会议重庆代表团审议政府工作报告会上,全国人大代表、全国人大环境与资源保护委员会副主任委员王鸿举要求发言,他对大家解释道,“以前我都喜欢在小组讨论上发言,但今天我想在所有人面前来说说我的建议。”

三峡通航运力有限,“翻坝”致企业成本高企

“政府工作报告里,我比较关注一项内容,在第22页。”王鸿举话音刚落,会场出现一片“唰唰”翻材料的声音,“就是‘推进长江经济带建设’,虽然是一句话,但是却跟我们重庆关系极大。”

说到长江经济就不得不提位于湖北宜昌的三峡大坝,目前三峡大坝的通航能力已近“峰值”,货船要排两三天队才能过闸,每耽搁一天都会给航运企业带来巨大的经济损失。为避免过坝拥堵,很多货企通常会放弃“过闸”而选择“翻坝”,就是将货物从堵在坝区的船上卸下来,通过公路再运往目的地。

“但是翻坝的各种收费却是奇高的。比如从重庆到上海是2500公里,一个集装箱水运费用是2500元,但一翻坝,一装一卸,还不算公路运费,成本就立马上涨500元。”王鸿举说完这句,会场内的氛围变得凝重,有些代表开始在纸上计算起来。

“高额翻坝费”既不公平也容易滋生腐败

“不公平嘛!原来重庆的航运企业来去三峡畅通无阻,现在就因为建了一个大坝,就得额外支付昂贵的成本,我认为翻坝费用应该由三峡的建设单位出。”他说,三峡总公司每年电力收益利润很高,完全有能力负担得起这笔费用。

此外,他还认为高昂的“翻坝费”易滋生腐败现象,具体来说,就是会给三峡大坝的“守闸者”带来寻租的空间:谁先过闸、谁后过闸、谁过闸不收费、谁去翻坝,都是“守闸者”说了算。

“如果向‘守闸者’行贿,就能让一个集装箱的过闸成本小于500元,你说怎么选?而据我了解,这个‘守闸者’就是交通部下的直属处级单位,刚开始就收点菜、老母鸡、土产等,到后来就变成了收现金,现在已经抓进去了8个。”

“基于以上原因,我建议因三峡总公司原因而产生的翻坝费用,应当由交通部责成三峡总公司承担。”王鸿举说。

重庆市市长黄奇帆代表对此表示“完全赞成”。他还再补充说道,“解决三峡航运能力问题,除了‘翻坝’之外还要考虑长远规划,比如启动建设第二船闸,三峡总公司现在财力还很强,可以支持一下建设。”

其他区三居室新楼盘

移印机图片

无尘uv喷涂加工

怀安商住新楼盘
无锡眼镜布
杂物盒 卫浴塑料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