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圳信息港

当前位置:

两姐妹深夜遇袭疑犯父母致歉呼唤儿子自首

2019/12/09 来源:深圳信息港

导读

两姐妹深夜遇袭:疑犯父母致歉 呼唤儿子自首原标题:疑犯父母致歉受害者呼唤儿子自首最近几天,西安甘家寨两姐妹遭钝器击打受伤的案件牵动了

两姐妹深夜遇袭:疑犯父母致歉 呼唤儿子自首

原标题:疑犯父母致歉受害者呼唤儿子自首

最近几天,西安甘家寨两姐妹遭钝器击打受伤的案件牵动了很多人的心。昨日下午,华商报再次前往医院探望两姐妹。她们的父母说,两姐妹中姐姐受伤后一直昏迷不醒,妹妹虽然醒了过来,但是她说我也不知道我怎么会住院,想不起来了。

一个16周岁一个14周岁两姐妹先后辍学外出打工

昨日,在西安高新医院,姐妹俩的父母以及亲属,仍忧心忡忡地守候在监护室门口。45岁的房某是这对受伤姐妹的父亲,提起两个女儿的遭遇,这个中年男人不禁掉下眼泪。

房某说,自己家住彬县农村,有俩女儿一个儿子。大女儿1999年出生的,16周岁;二女儿2001年出生的,只有14周岁;小儿子今年6周岁。2013年,大女儿在初二上了一学期就和同学到西安打工,很少回家。2015年,二女儿初二读了半年,辍学去投奔在西安的姐姐。

母亲张某说,大女儿称自己在饭店当服务员,把妹妹也安排在饭店打工。

姐妹俩是否认识嫌疑人

目前仍是谜

此前,华商报采访聂李强的堂哥时,其堂哥认为

,聂李强能同时向俩女孩下手,肯定有一定原因,至于是什么原因,只有当事人知道。

房某说,家里15日下午5点半接到警方,当晚7点他从咸阳赶到高新医院,妻子是第二天才赶到的。

房某说,大女儿至今在重症监护室躺着,昏迷不醒。案发后两三天,二女儿苏醒过来,她看到我后非常紧张,说爸爸,赶紧打报110。房某说,女儿这么大了,突然要求他抱着她,看来孩子一直处于极度恐惧和不安中。

房某夫妇说,他们也不知道女儿是否认识聂李强

,警察也问过同样的话。房某说,事后他了解,两个女儿当晚是在租住房门口发生的意外。

已欠医疗费10万元

家属希望好心人帮帮姐妹俩

张某说,俩女儿在甘家寨和另外两个女孩共租住一个单元房。大女儿有时在外吃饭很晚回来,她曾打问为何不在打工的饭店吃饭,大女儿说饭店的伙食不好。

房某平时在咸阳劳动力市场干点零活,我没有什么手艺,只能靠下苦力赚钱,有时好几天没活干。张某在咸阳市一家洗浴中心干清洁工,一个月1700元工资。两口子租住在咸阳一个城中村只有20平方米的出租屋。

俩女儿在外打工,挣的钱很少拿回来补贴家用。孩子曾说我在外能养活我就可以了。

母亲回忆,大女儿曾谈了一个男朋友,听说后来吹了。女儿穿戴很一般,用一部苹果5,到底在外面干什么工作,我们真的不知道。

结束采访离开后,房某又打叫华商报回去,说刚才二女儿通过护士给他们带来了一张纸条,纸条上写着:爸爸妈妈,我要赶紧好起来,你们一定要陪着我,我也不知道我怎么会住医院,想不起来了。头好疼啊,等我好起来,乖乖地住在咱们家,等我啊。

目前,房某已经欠下医院10万元的费用,家属们希望有好心人来帮助这两个可怜的孩子。他们也希望警方早日抓获凶手。华商报崔永利

通过《华商报》表达对受害者和他们家庭的歉意

父母含泪呼唤聂李强快自首

包括父母、妻子在内,所有认识聂李强的人,都想知道在陕西民间救援圈内很有名气的他,为什么要在甘家寨对两姐妹下手?

儿子出事后父母以泪洗面

最近几天,聂李强的父母日日以泪洗面。

60岁的母亲李女士说,聂李强8岁前,生活在大荔农村,由外婆带着,8岁那年来到西安,初中毕业后,在家里待了一段时间,后来跑了两年出租车。

家里那时就有货车了,聂李强开始给自己家开车。货车经常停放在丰庆路的一家糖果店门口等生意,2002他认识了在糖果店售货的女子。当年结婚。一年后,聂李强有了女儿。

为了让聂李强出行方便,父母为他买了一辆银白色的尼桑轩逸轿车。

刚参与救援时家人并不支持

2013年底,也就是聂李强出狱后,他和别人玩起了无线电,然后开始参与民间救援。

参与救援之后,他就忙了起来,常常顾不上家里事情,我们就很反对。聂父说。但聂李强则说能救人心里高兴,把这件事做好了,比在家抽烟喝酒要有意义。在这个领域,聂李强坚持了三四年,也做出了成绩,成了陕西应急救援总队特勤支队队长。

今年1月10日,他还邀请父母参加特勤支队的年会。在年会上,聂李强作为队长讲话,父母看到他确实做出了名堂,不管他做什么,只要做出了成绩,我们就支持,更何况这还是救人的好事呢!

但老两口怎么都没想到,没过几天,儿子就出了事。

事发当晚曾打说不回家

15日凌晨4时许,甘家寨两姐妹倒在血泊中。

聂李强的妻子说,1月15日凌晨2时许,聂李强给她打,说晚上不回家了,让把门反锁好。

15日晚聂李强正常回家。

16日上午还去了父母家中,给货车补轮胎。中午说要去接学英语的女儿,便匆匆离去。16日晚上聂李强上山拉练,半夜回家。聂母李女士说,16日晚她曾给儿子打过,当时儿子在山上拉练,没有接听,此后也没有回电,17日上午再次给他打,还是没接。到了17日中午

,警察就到父母家来找聂李强。而此时,聂李强还在西门外参加了一个搜救小分队的聚会,聚会开始时离开。

17日下午大约两三时,聂李强找到妻子说他有些事,要外出几天。此前在执行救援任务经常这样,妻子并未在意。但很快,警察就找上了门。

18日上午11时许,聂李强的父母在太白北路路西的慢行道上,见到了儿子平时驾驶的银色尼桑车。车里有聂李强的一双鞋和救援装备,没有血渍,也没什么异常,就把车开了回去后报了警。

聂父说,他们也没有见过那两个受害的女孩。他说近几年家里经济情况还不错,货款平时就打在聂李强的卡上,他随便支取。

他是个很懂事的人,也很孝顺,几年前的那起强奸(未遂)案件并没有影响他们夫妻的关系,母亲李女士说,可能就是这件事情,娃心里有障碍,他不提,我们也看不出来。

快自首,做了错事就要承担

聂李强的妻子说,她不认识那姐妹俩,他们夫妻感情很好,出了这事非常意外,他对我和孩子都很好,我一直还为他的救援事业感到自豪。

我们也想知道这件事情,究竟是怎么回事

?为什么会这样?昨日两位老人哭泣着说,前段时间,聂李强还说,他在忙着队里的审批申报呢,我问他能不能成,他回答我说能!

直到昨日,父母一直试图联系聂李强,希望他能有面对现实的勇气。他们流着泪说:父母及你的妻子现在都很煎熬,我们想通过《华商报》表达对受害者和他们家庭的歉意,同时也想告诉你,做了错事,没有别的出路,只有一条路,就是自首。华商报卿荣波实习生李艺

广州治疗白癜风医院哪家好
深圳到哪个医院看妇科
成都最好的治癫痫病医院
南昌治疗早泄医院
韶关治疗白癜风医院排名
标签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