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圳信息港

当前位置:

植物人沉睡7年妻子不离不弃苏醒后被诉离婚

2019/07/16 来源:深圳信息港

导读

植物人沉睡7年妻子不离不弃 苏醒后被诉离婚(图)法官在回访时给王强看调取的相关资料。王强向法官表示在这里养伤很安心。本版图片均为华茜摄影

植物人沉睡7年妻子不离不弃 苏醒后被诉离婚(图)

法官在回访时给王强看调取的相关资料。王强向法官表示在这里养伤很安心。本版图片均为华茜摄影  今年中秋节之际,江苏省无锡市惠山区重度残疾人托养中心,法官张微一行去回访一起离婚案件的当事人王强。  见到法官进来,王强拄着拐杖,不用任何人搀扶地走上前和法官打招呼。述说起自己目前衣食无忧的平静生活,虽然亲人不能时刻陪伴有些落寞,但他对政府、对法院心中满是感激。看着这个头脑清醒、交谈自如的男人,让人难以想象,在2009年6月15日之前,他还是个在病床上昏迷7年的植物人,并且,在奇迹般醒来之后,他又经历了两场离婚诉讼,险些落得妻离子散。  ① 天意弄人:车祸撞伤这个家  2003年6月的一天,妻子张艳下班回家后做好饭,和两个孩子一起等着王强回家。王强在张艳哥哥的物流公司跑运输,常常一走就是好几天。这天,张艳特地做了王强吃的酱排骨,想一家人快快乐乐地吃个团圆饭。  然而,一直等到饭菜都凉了,还不见丈夫回来,张艳让两个孩子先吃了饭,自己接着等,可等到天都黑了,门外还是一点动静都没有。张艳心里越来越不安,一丝不祥的预兆渐渐袭上心头。  黑暗中,看着两个熟睡的孩子,张艳不自觉地扬起了嘴角,想起她和王强初到无锡时一无所有、衣食无着的窘境,现在工作稳定,有自己的房子,有一双可爱的儿女,已经是无比幸运了,接下来只求一家人平平安安,把孩子抚养成人……想着想着,张艳打起了瞌睡。  深夜,迷迷糊糊的张艳被一阵刺耳的铃声惊醒:“你是王强家属吗?他出了车祸,现正在医院抢救,你马上过来吧!”放下,张艳有些发懵,她在心里默念:这不是梦吧?  匆忙赶到医院的张艳,看到急救室“手术中”的红灯一闪一闪地亮着,心急如焚的她六神无主,问谁谁都别过脸去,既不敢与她对视,也不告诉她王强到底伤成啥样了。  过了不知多久,一个穿白大褂的医生走了出来,她一把抓住医生的手,一个劲儿地问他“我家王强到底咋样了?”医生告诉张艳:“总算保住性命了!”张艳刚松了口气,紧接着听到医生说:“但是他身上多处受伤需要持续治疗,尤其是脑部受伤严重,已陷入昏迷,能否醒过来就要靠运气了。”  “这是什么意思?”张艳追问。“也就是说,你丈夫虽然保住了命,但现在他成了植物人。”医生答道。  “植物人!”这三个字让张艳脑子“嗡”的一声,瞬间一片空白,她一下瘫软在地上。  ② 七年坚守:病榻煎熬何其苦  “一夜之间,好好的一个健壮男人就成了没有知觉、没有意识的植物人,以后我们孤儿寡母的可怎么过啊?”王强出事以后,张艳一时半会儿都缓不过神来。  虽然哥哥主动承担了王强所有的治疗费用,但这并没有减轻张艳的痛苦。几个月后,外伤已愈的王强仍昏迷不醒。“他也许明天就醒,也许一辈子都不醒了。”一想到医生的这句话,想到家里的两个孩子,张艳常常整夜都哭得睡不着觉。  俗话说“屋漏偏逢连夜雨”,就在王强出事后不久,张艳的哥哥因为和别人发生了经济纠纷,不仅公司倒闭,哥哥还被判了刑!先是失去家里的顶梁柱,紧接着又失去了自己的主心骨,此时的张艳已经是欲哭无泪了!她不得不独自面对所有的实际问题:王强还要持续治疗、孩子还要交学费、房贷还没还清、家里日常吃穿的所有开销……此时,一些亲戚朋友看不下眼去,劝她“你还年轻,不要白白浪费了青春,看王强这样也好不了了,你把房子卖了另外嫁人算了。”面对这些好心的劝告,张艳总是回答:“这怎么行,不管多难,我也要守着他,照顾他!”  每天一早,送两个孩子上学后,张艳就赶往工厂的流水线,下了班就是匆匆忙忙回家给孩子做晚饭,然后去医院看王强,晚上再去厂里加班,周末,到工地去做临时工,到超市去当收银员……只要是能做的,她都做了,可是无论再怎么努力赚钱,开销却好像一个巨大的窟窿,怎么也填不满。“爸爸什么时候能出院回家?”“快了,爸爸把病养好了就能回来。”面对孩子们的询问,张艳还要装作若无其事,把少得可怜的荤菜夹到孩子碗里后,自己草草扒拉几口饭就去加班了。  王强在康复医院治疗一段后就回到家里。每天早晨,张艳拿蘸了生理盐水的棉球先给王强擦洗牙齿,然后给王强翻身,在背上涂满酒精,再按摩平躺时受压的部位。每次做这些事,张艳都边做边和王强耳语:“孩子们又长高了,今年女儿要上小学了,你快点醒来,看看她背着书包上学的样子吧……”说着说着,张艳的眼泪就不知不觉地掉在了王强的身上。按摩半个小时后,张艳又把他翻过来,给四肢关节做被动运动,一个小时下来,身材娇小的张艳衣服全都湿透了。之后,她匆匆洗把脸,就赶着上班去了。  身体的劳累让张艳疲惫不堪,但她要面对的困难远不止这些。一天,张艳和孩子们正准备休息,突然一阵“咚咚”的捶门声响了起来,“张艳,你把门打开,我知道你在家,不是我们刻意为难你,什么时候能把钱还上,好歹给句话!”债主说完,在屋外狠狠地砸起门来,张艳只能紧紧搂住两个孩子蜷缩在床上。为了筹措王强的康复治疗费,张艳把亲戚朋友都借遍了,也把人都得罪遍了。  在张艳无助的时候,王强的好兄弟郑斌给了她极大的支持。王强出事后,郑斌经常来探望和照看王强,还帮张艳干些家里的重活。时间久了,郑斌被这个看似柔弱却异常坚强的女子深深吸引。“嫁给我吧,让我来照顾你和孩子,还有王强!”,郑斌向张艳提出了求婚。  看着家徒四壁的房子,七年来,两千多个日夜,被重担压得喘不过气的张艳似乎看到了通往光明的路径,一瞬间,她很想答应这个男人,话到口头,却成了:“对不起,我不能答应你,这样做既对不起王强也对不起你。”“没关系,就算你不愿意,我还是你和王强的朋友,有什么需要的我会尽力帮助你们的。”郑斌更加尊敬张艳了。[1][2][3]下一页③ 悲喜交织:风雨之后情难续  2009年6月15日,张艳如往常一样给王强做着肌肉按摩。突然,她发现王强的手指动了一下,接着眼珠也动了。闻讯赶来的医生都不大敢相信,仔细检查之后,医生肯定地说道:“他醒了!”张艳再一次懵了,丈夫真的醒了吗?在得到医生再次肯定的答复后,张艳喜极而泣:“7年了,奇迹真的在王强身上发生了!我们又可以回到从前了!”  苏醒后的王强四肢渐渐都能动了,也可以说话和坐着了。然而,事情并不像张艳想象的那样,风雨之后迎接她的不是彩虹。  清醒后的王强被身体的残障煎熬着,无法面对现实,情绪波动很大,动不动就向家人大发脾气,弄得鸡犬不宁。  “你们妈呢?怎么还不回来!这都几点了,要饿死我啊!”王强坐着轮椅在屋里乱转,姐弟俩吓得不敢搭话。“好啊,连你们俩都嫌弃我,是不是?”哗啦一下,碗盆被王强摔了一地。张艳正巧开门进来,看到家里满地狼藉,身心都已疲惫不堪的她,所剩无几的耐心终于消磨殆尽:“你又发什么神经,看把孩子吓的!”  “王强,你醒啦,恢复得怎么样?我来看看你。”就在他们吵得正凶时,郑斌推门进来,王强火气更大了,“你们两个,早就眉来眼去的,别以为我不知道!”  “你别无理取闹!”张艳制止王强。  “我无理取闹?你不是早巴不得我死了好跟别的男人跑!”王强火气更旺了。  “你!你混蛋!”张艳气得发抖,眼泪止不住夺眶而出。  面对苏醒后的丈夫,还没从惊喜中回过神来,冰冷的现实再次打破了她的梦想,原本以为苦尽甘来的张艳迷惘了。7年来,自己都在为这个家,为丈夫、为子女活着,而自己,早就不知道被丢到了那里。可如今,王强性情大变,幸福美满的生活似乎离自己越来越远。子女、丈夫、爱情、婚姻……把所有的问题翻来覆去想了几十遍以后,张艳作出了艰难的决定:“现在,他已经逐渐康复,而我依然备受煎熬,我要离开他,开始自己的生活。”  ④ 两诉离婚:情义难诀婚难离  2009年,张艳次起诉离婚,当时考虑到王强需要人照顾,夫妻感情尚未破裂,法院判决不予离婚。此后一年,两人的问题不但没有改善,陷入偏执的王强仍然经常借故发泄不满,与张艳口角不断,且愈演愈烈。2010年底,张艳再次提出了离婚要求。  “我们结婚后感情一直很好,如今她因为我残疾就要抛弃我,我怎么都无法接受。”王强的记忆还停留在出事故昏迷以前,对妻子“突然”的行为感到不解和无法原谅。  “要我同意离婚也可以,要么房子给我,再给我30万元,要么房子我不要,给我60万元。”对于王强近乎无理的要求,张艳根本没有办法满足,“哥哥出事后,我只能四处借钱维持他的治疗,现在我还欠着别人10万元没还,实在拿不出那么多钱了。”  双方互不相让的态度让案件陷入僵局。  江苏省无锡市惠山区人民法院法官没有简单地一判了之,而是多次家访,分别与张艳、王强及他们的两个儿女谈话。“其实就算离了婚我也不会不管他的,”张艳表示“毕竟他也是我亲人,我如果要逃避,他刚瘫痪我就可以离开了。我离婚什么都不要,两个孩子由我来抚养,房子我也不要求分,这样我还能腾出手打工挣点钱,每个月我给他出生活费,等孩子工作挣钱了,我让孩子们给他养老。”  冷静的时候,王强也希望跟张艳继续好好生活下去,“我们是自由恋爱结婚的,有感情基础。我现在身体恢复得好多了,以后我也可以领残疾金,够我花销了,慢慢地我生活可以自理,她不用整天在家照顾我。”王强憧憬着。  针对这对夫妻特殊的感情经历,法官多次对双方进行了入情入理的分析和思想疏导工作,希望双方和好。,经过审理,法院认为,王强尚处于康复阶段,生活不能完全自理,需要家人照顾及陪伴,应该控制自己的情绪,体谅张艳的操劳。张艳作为妻子应尽心尽力帮助王强进行康复治疗,给其精神慰藉,在困难面前相互理解,相互扶持。依照婚姻法第三十二条,法院再次判决:不准王强与张艳离婚。  ⑤ 判后回访:矛盾冲突渐消弭  宣判后,张艳没有提起上诉,也没有再次起诉。承办法官坦言,简单地判离或不离,都不能从根本上解决这对夫妻的矛盾,“王强的生活保障问题是本案的关键,而这个问题的解决,需要各方努力。”  今年7月5日,在法官的帮助下,王强从原先条件较差的康复中心,搬进了惠山区重度残疾人托养中心。在该残托中心,入托的重度残疾人,来自低保家庭个人不用“掏口袋”;低收入家庭个人只用自负缴纳每月仅220元;普通家庭全年自负费用不超过2万元,其余全部由村、镇、区三级财政承担。  看着液晶电视机、空调、呼叫系统、肢体残疾人沐浴专用椅,这些先进的硬件和辅助设施,还有身边无微不至照顾的专业护理人员,王强一开始的不安和抵触情绪开始渐渐消除,而张艳,则可以更专心地工作和照顾孩子,两人之间的争吵慢慢减少,矛盾也逐渐淡化。  该案承办法官还专门走访了区民政局,了解到根据惠山区《关于对特殊困难残疾人实施生活保障和救助的通告》、《关于惠山区重度残疾人实行区级集中托养的实施意见》等政策,王强符合救助标准,可以入住区重度残疾人托养中心,除了由专业的护理人员照料生活起居外,每个月还可以领到一笔生活救助金。  “即便王强以后康复,就业问题也不必过于担心。”无锡市惠山区残联办公室主任尤翔介绍,该区已在江苏省内个实施残疾人就业保障金“先征后退”办法,出台残疾人康复纳入新农合报销范围的政策,在江苏省内建成家精神病人农疗站、工疗站。目前全区有982名残疾人家庭纳入了低保,1760名有劳动能力的残疾人实现了就业,就业率达95%。(文中当事人均为化名)前一页[1][2][3]下一页■案后余思■  多方关爱共呵护  家庭是社会的细胞,每个家庭的和睦才能垒起社会和谐的大厦。  目前,我国有8300多万残疾人,涉及亲属2.6亿人。对于残疾人,特别是重度残疾人,他们所面临的医疗、康复、护理及康复后的就业等问题,如果仅靠家庭成员的帮扶是远远不够的。  数据显示,我国残疾人的社会保障制度正逐步建立健全。截至2010年底,我国城镇残疾居民参加基本医疗保险的达到355.9万人;城乡927.1万人残疾人纳入生活保障范围;城镇集中供养残疾人和农村五保供养残疾人分别达到10.6万和60.5万;292万城乡残疾人获得临时救济,160.3万城乡残疾人得到定期补助。全国残疾人托养服务机构达到4029个,托养残疾人规模达到14.5万人。  这起离婚案件的当事人,由于对国家的相关政策和救助措施不甚了解,因此在一方重度残疾之后生活陷入困境,导致两诉离婚。本案主审法官没有一判了之,而是将审判工作延伸到了需要社会救助的当事人身边,首先着手解决身为重度残疾人一方的生活保障和护理问题,将国家对于重度残疾人的救助措施,及时落实到当事人身上,以使这个家庭能够尽早摆脱困境。  可喜的是,今年6月,我国又发布了《中国残疾人事业“十二五”发展纲要》,根据纲要,“十二五”时期,我国将建立贫困残疾人生活补助和重度残疾人护理补贴制度。此外,还将建立健全以省级或省会城市托养服务机构为示范、设区的市和有条件的县托养服务机构为骨干、乡镇(街道)和社区日间照料为主体、居家托养服务为基础的残疾人托养服务体系。  我们有理由相信,在法院、民政部门、残联和街道社区的多方协作下,王强和张艳这对夫妇能够真正苦尽甘来。( 韩 芳 通讯员 朱 旻 华 茜 华灵芾)

前一页[1][2][3]

山西治疗癫痫病专科医院
济南治男科医院哪好
辽宁哪家妇科医院好
西宁的治男科医院
标签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