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圳信息港

当前位置:

枪魔道 第八章 菲莉丝

2020/01/16 来源:深圳信息港

导读

枪魔道 第八章 菲莉丝“星祭大人,我们什么时候才能去圣山?”左从戎问道。洛阳市第五人民医院怎么样子洲县人民医院预约挂号小儿癫痫病的起因

枪魔道 第八章 菲莉丝

“星祭大人,我们什么时候才能去圣山?”左从戎问道。<-.

从第一次去圣山之后又过了一段时间,本来应该是前来帮忙的两人,一直没有被再次派往圣山。按道理来説,其他三方势力早已将亚洲阵营带来的战力派往了圣山,可自己这边,明明之前没来欧洲阵营之前催的很急,结果却在来了之后被晾到了一边,不明所以的两人在黄昏后便再次来到了星祭的住处,询问起了情况。

“hēhē,怎么,我这里招待的不够周到么,怎么想起要去圣山了?”星祭反问道。

“这倒不是,主要是我们来这里也有一段时间了,一直没有派上过用场,还天天叨扰,有些过意不去。”紫苑回道。

“没guānxi,本来jiushi阵营议会有求于你们,要説过意不去也是我们这边才对。你们两个也不必着急,神杖不会在这段时间出现,你们大可安心呆着,等什么时候神杖快要出世了,自然会差你们两个前往的。”

“这神杖出世难道还有什么规律不成,怎么你这么quèding神杖不会在这段时间出现?”听星祭的口气,好像知道神杖什么时候出现似的,左从戎有些好奇地问道。

“hēhē,怎么可能会有规律,如果能够quèding规律,又怎么可能两千多年都没有quèding下来神杖的具体出世时间,四大势力又何苦守在圣山脚下,眼巴巴地等待着。”

“那你怎么知道神杖不会在这段时间出世,万一不小心弄错了。我们没能帮上忙到时候可不能怪我们啊。”左从戎很干净利落地推卸道。

“hēhē,你倒是精明。不碍事,你可别忘了我是谁,虽然无法判断出神杖的具体时间,可一段时间内的情况,我还是有个底的。”星祭很自信的説道。

“星祭大人难道最近又占星了?”紫苑问道。既然星祭如此确信,那一定是有十足的把握才是。

“算是吧,对了,反正闲着也是闲着,你们两个要不要也卜一下运势?”星祭tiyi道。

“帮我们占星。可以吗?”紫苑受宠若惊地问道。

“hēhē。反正都闲着,而且简单卜一下也不需要什么昂贵媒介,试试不好吗,女孩子不是都对自己的爱情运势很在意么。”星祭意味深长地来回瞅了瞅紫苑和左从戎。开玩笑似得説道。

“嗯。那有劳星祭大人了。”

……

“我説这普通府宅里为什么会出现比帝都皇宫都高的建筑。感情是专门为了占星建的啊,弄这么高是不是对卜命的精确度有提高啊?”在登上观星台后,左从戎四下打量了半天。问道。

“当然了,就像和人对话一样,距离越近,听得也就越清晰。占星也是,越靠近星空,看得也越清晰。好了,把手放到这上面。”星祭一边解释,一边zhunbèi着占星道具,最后指了指占星神案上的水晶球,向紫苑説道。

“好,用右手向水晶球注入魔力,保持输出程度平缓无波动,持续两分钟。”

“好好,就这样!”星祭满意地看着渐渐泛起炽白光芒的水晶球説道。

“这东西不jiushi普通的测试能力值的装置么,这能有什么用?”左从戎细细地看了半天,不明所以地説道。

“好了,接下来的由我来吧。看看这亚洲阵营第一的女天才,到底会有什么命运!”星祭没有理会左从戎的问话,专注地看着紫苑,直到第一道程序jiéshu后,才走上前去,将双手放在水晶球上,一副好奇地样子説道。

“法兰,你仔细看着天上,找到最亮的那颗星,盯着看两分钟。别着急,慢慢找,别找错了,时间越长,本命星就越亮,不会看错的。”在将发出炽白色的水晶球变成黑色之后,星祭再次命令道。

……

“唉!”在紫苑将本命星投射到水晶球上之后,也不知道星祭看出了什么,摇了摇头,深深地叹了口气。

“怎么了,看出什么情况了?”很明显,占星的结果并不太好,左从戎有些dānxin地问道。

“没什么,所有人的命运其实都一样,只不过法兰的命,可能比所有人还要薄一些。”星祭很泄气地説道。

“情势呢,怎么样?”比起不淡定的左从戎,紫苑本人倒显得非常平稳,问出了自己比较关注的情势。

“情势很不错,就一个女人来説,你这样的情势应该算得上可以让所有人羡慕的好运了。亚洲阵营不是有一句话,‘愿得一心人,白首不相离’么,这句话,你已经实现了。只不过,最后的结果可能不太好,你的命势阻止了情势的发展,换句话説,jiushi你会提前步入黄泉。”星祭説道。

“提前步入黄泉……,那不jiushi……”

“你别着急,zhègè步入黄泉,并不是意味着死亡。”

“都步入黄泉了,还説没死,你是在逗我们玩么。”左从戎急切而又愤怒地説道。

“看样子,能为你白首不离的那个人,应该已经找到了吧?”没有理会左从戎的怒火,星祭却是调侃似的回过头向紫苑説道。

“……”

“你别着急,能不能听我把话説完。”调侃完紫苑之后,星祭这才再次将注意力转到了左从戎这边。

“法兰,我问你,在招本命星的时候,你看到了什么?”説是解释,却没有直接説重diǎn,反而将问题抛给了紫苑这边。

“我?看到了满天的星星,然后,过了一会之后星星慢慢地开始变暗,只有两颗星星还很明亮。因为有两颗星星的亮度都一样,所以有些不好判断。我又看了一段时间,结果到后来所有的星星都消失了之后,剩下的两颗星星之中另一颗才慢慢变暗下来,就像是蒙了一层灰似的,然后我就找到我的本命星了。”紫苑细致地讲解道。

“听明白了么?”

“明白什么?”左从戎不明所以地问道。

“每个人都有属于自己的本命星,本来占星的时候,是不会出现星星消失的现象的,在找本命星的时候,剩余的星星都会像法兰説过的第二颗星星那样,蒙上一层灰。然后那颗没有蒙灰的星星。jiushi自己的本命星。星星消失不见只有一种现象可以解释,也jiushi那颗星的本命主人,即将死亡。”星祭解释道。

“胡扯,照你这么説。那岂不是这世界上的人都死光了。”左从戎一听。likè高声反驳道。如果是一颗两颗。一百颗两百颗,甚至一万颗两万颗消失,都无所谓。毕竟“即将死亡”zhègè持续性概念很强的词语太过**,死多少人实在説不清楚。可就算这样,也还是有个尽头的,但是如果按星祭的説法,那岂不是全世界的人都快死光了?

“当然不是,还有一个人活着,jiushi紫苑説过的,那颗看上去蒙了灰的星星的主人。”星祭很quèding的説道。

“星祭大人説的是真的?”看星祭的状况,好像也不像是在开玩笑,紫苑便认真的问道。

“具体是什么时间我也无法推测,我只能给出一个范围,十年之内!zhègè世界会迎来巨变,所有人都会在那个时候步入黄泉,到底是什么原因造成的我也无法判断。关于那个巨变,我占卜了不下百次,可每次占卜别説什么结果,甚至连顺利占卜都无法做到,每次占卜到中途,都会突然间被打乱,根本无法顺利占卜。”

“所有人都死掉……,到底在未来会发生什么事情。”

“对了,你刚才説紫苑姐会比所有人提前步入黄泉,是説紫苑姐会在那个巨变发生之前就已经死掉么?”左从戎猛然想起方才星祭説过的话,问道。

“是,不过説死亡也不确切。我説过,星辰消失就意味着即将死亡,可是,那些星辰并没有完全消失,虽然在视觉上确实已经完全无法找到,可星辰的气息却依然在。这种星运具体代表着什么意义我也不知道,因为这种星运从古至今都没有记载过,所以会出现什么情况我也不知道。”星祭解释道。

“有这么玄乎么?我来试试,光靠这么个测试能力值的玩意儿,还真能能看穿世界的命运?”左从戎不fuqi地説道。

“hēhē,少年,你是在挑战欧洲阵营第一占星师的权威啊!算了,既然你想试试,就试试吧,我也对你zhègè被亚洲阵营第一才女看上的小伙子挺好奇的。”星祭调笑道。

“……”

“好了,步骤刚才你也看过了,自己来吧。”

……

“喂,我就説了,这东西没那么玄乎,被我説中了吧。这天上哪里来的两颗星,明明只有一颗最亮的。”开始寻找本命星之后,左从戎突然间像是发现了新大陆一样,不满地抱怨道。

“只有一颗?不可能吧,你再找找,应该在中天的wèizhi还有一颗才对。”没等星祭反驳,紫苑便已经有些难以置信地提醒道。

“只有中天wèizhi有一颗最亮的,其他的都已经消失了。”

“别説话,仔细观星。”好像是dānxin占星的精度被干扰一样,星祭厉声阻止道。

“好了,可以了。”比起紫苑两分钟短暂的观星时间,左从戎足足用了二十分钟,才总算完成了本命星的投影仪式。

“怎么样?是不是你的占星术出问题了?”左从戎缓了缓神,问道。

“没想到居然是你!”星祭出神地望着左从戎,梦呓一般地説道。

“什么?”

“你jiushi那个能在巨变中存活下来的人!”星祭突然jidong地按着左从戎的肩头,説道。

“什么巨变,説来给我听听如何?”就在星祭话音落后,一个本不应该存在于这里的女性声音突然间响了起来。

“是谁?出来!”左从戎沉声道。

“hēhē,你jiushi亚洲阵营议会来的人吗?少年。”那个躲在暗处的声音没有追问巨变的事情。却像是对左从戎很感兴趣一样地问道。

“菲莉丝,你不在你的古堡呆着,跑到阵营帝都干什么!”同是欧洲阵营的人,而且还是能够躲过三位高手神念的人,星祭自然清楚来人的身份,问道。

“hēhē,听我那些不成器的手下人説,星祭你带着人去过圣山,我自然要前来看看才对了。”在星祭问话之后,菲莉丝总算是愿意现出身来了。在观星台的一角处。菲莉丝妖艳的身姿傲然而立,猩红色的晚礼服将她的身姿衬托地更加成熟性感,妖艳不可方物,血红色的眸子在左从戎与紫苑之间来回游移。像是要确认什么似的。身上浓重的血腥气与散布出来的波动气息遥相呼应。和左从戎曾经打过交道的铁血佣兵团的“映月血歌”几乎可以説如出一辙。

“怎么,是前来兴师问罪的么?”星祭问道。

“怎么会,再怎么説这里也是星祭大人的寝宫。而且。确实是当初的协议出了问题,和星祭大人没什么guānxi,我来这里的目的是他们两个。星祭大人去圣山时带着的人,是他们两个没错吧?”菲莉丝指了指左从戎和紫苑,道出了自己的来意。

“……”

“果然是么,不过你们选的人,好像不怎么可靠啊,这么年轻,真的没问题么?”菲莉丝问道。

“zhègè不是你们需要dānxin的问题,我们这边的人越弱,对于你们不是越有利么。”星祭回道。

“这倒是,不过,为了保险起见,还是事先探查一下你们的深浅比较好。”话音一落,菲莉丝毫无征兆地发动了攻击,一条足有两名成年人双臂环抱粗细的大蛇顺着观星台攀爬上来,硕大的头颅猛然向左从戎袭去。

观星台本来jiushi为了观星而建,并没有太过巨大,总共面积也不过十数个平方而已,这蛇头张着巨口几乎一下子占据了半个观星台。眼见蛇头袭来,左从戎自然不可能坐以待毙,正待跳开,却从身后的星祭身上感受到了强大的波动气息传来,左从戎likè安心下来。再怎么説这里也是星祭的地盘,星祭又怎么可能会让自己zhègè客人受到无妄之灾。

果不其然,在蛇头距离左从戎只有两米zuoyouwèizhi的时候,一声轰响之后,蛇头被定在了那里。只见一个比蛇头还要略大一些的淡蓝色手影凭空具现,做兰花指状挡在了蛇头鼻头之处,让蛇头难进寸步。

“你干什么?”被星祭中途dǎduàn,菲莉丝猩红的眸子一转,盯着星祭一字一顿地问道。

“这句话应该是我问你才对,在我的庭院,你到底要对我的客人做什么?”同样是欧洲阵营的神人,星祭自然不会对菲莉丝示弱,声色不动的问道。

“客人,我不也是客人,客人与客人之间切磋技艺,有什么问题么?”菲莉丝强词夺理地説道。

“不好意思,我説的是登门拜访才把你当客人,今晚好像你不是从正门过来的吧?”

“……,如此説来,是我鲁莽了。”菲莉丝倒也不端架子,很老实地承认了错误。

“不送!”

“hēhē,用得着这样么,就算是不是从正门来的,也没必要把气氛搞得这么僵硬吧?我对你们最开始的话题比较干兴趣,那个巨变,到底是什么?”菲莉丝问道。

“你什么时候变得这么啰嗦了?”星祭很不耐烦地反问道。

“喂,喂,喂!我们多少年的感情了,有必要为了这两个客人,和我翻脸么?”

“我也不介意热茶甜diǎn招待你,前提是,你能把观星台外面的蛇阵撤掉的话!”星祭将右手抬起,细致的手掌上淡蓝色的星芒闪动,分明是随时都可能动手的意思,剑拔弩张地説道。

“请问一下,你不是血族的人么,怎么用起蛇来了?”气势已经变得非常凛冽的观星台上,好奇地左从戎一句话顿时将气氛完全缓和了下来。

“嗯?hēhēhēhē……,hāhāhāhā……”菲莉丝一愣,顿时娇笑起来。继而大笑,也不知道是左从戎的问题很有意思,还是觉得左从戎zhègè人很有意思。

“少年人,你叫什么名字?”笑了yizhèn之后,菲莉丝才缓过神来向左从戎问道。

“左从戎。”

“左从戎?很有意思。我记住你了。亚洲阵营的人居然还有这份傲骨,算了,看在你让我这么gāoxing的份上,今天就这样了。”菲莉丝的气势顿时完全消散,身上浓重的血腥气也随之消失,血红色的眸子也变成了蓝色。一如普通的欧洲人一样。

“你还没回答我的问题。”眼见菲莉丝正要从观星台上离开。左从戎再次追问道。

“你直接问星祭好了,她可能比我自己都了解我自己……”随着虚无缥缈的话音,菲莉丝的身影也完全消失不见了。

“就这么走了,太草率了吧?连我的问题都没回答。”左从戎一愣。难以接受地自语道。

“怎么。你还有些舍不得?”紫苑走上前来。调侃道。

“怎么可能,只是我的好奇心没有得到满足,有diǎn不甘心。”

“那个菲莉丝是谁?”好奇心没有得到满足的左从戎回过头向星祭问道。

“血族的一位真祖!”

“能不能更具体diǎn。你説的zhègè我们都能看得出来。”左从戎再次追问道。

“你到底想问什么?”

“她不是血族的人么,为什么她会用蛇?”

“你是问zhègè啊。血族的人和人类虽然在外形上一样,不过身体结构却完全不同,比如説人类可以在达到各个等级之后开启武装,血族就无法做到。所以,在无法具现武装这方面没有优势的他们,在其他方面也得到了补偿,就像人类可以和魔兽签订契约获得契约兽一样,血族可以通过一种方法将魔兽收做眷属,这些眷兽既可以将能力附到自身上增加能力,也可以shifàng出来像契约兽一样战斗。那些蛇,jiushi她的眷兽。”星祭解释道。

“一个吸血鬼大概可以收多少头魔兽做眷兽?”

“zhègè可説不准,能力级别不同所收养的眷兽数量也不同,当然了,魔兽等级的不同,所收养的数量也不同。如果是菲莉丝的话,她现在有的六头眷兽中,能力等级大概都和古生种相同。”星祭回道。

“六头古生种,这么强?”左从戎惊呼道。一头古生种实力接近人类的极限能力者,这颗算下来,一个菲莉丝,光是叠加,也差不多已经拥有了不到六位极限能力者的力量。如果细算起来,已经被同一人吸纳了的力量,相互配合互补,能力使用方法,又如何会是加法那么简单。

“等同于人类神人的级别,自然会很强了。不过你也不用吃惊,菲莉丝是血族里力量最强的真祖,其他两名真祖可没有菲莉丝那么厉害,换算过来的话,也都是只能控制四头古生种的程度而已。和人类的神人一样,吸血鬼的真祖,实力也不是完全相同的。”

“最强的吸血鬼?”

“当然了,菲莉丝是唯一一位通过自身努力晋升到真祖级别的天才,实力自然要比其他两位强多了。”

“等等,你的意思是説,吸血鬼的真祖,不是通过自身努力达到真祖级别的?”听星祭这么説,左从戎迅速抓住了话中的重diǎn,追问道。

“看来你真的是对欧洲阵营的事情完全不了解。吸血鬼的身体结构和人类有很大差别,达到真祖级别的吸血鬼,都可以通过传承,让他们的力量在他们死亡之后流传下来。当然了,这种传承也不是百分之百可以成功的,要不然zhègè种族就太可怕了。菲莉丝现在也只有三百岁zuoyou,只用了三百年就达到真祖级别,至少这五千多年的历史记载里,没有血族人能达到那种程度。”

“星祭大人是不是和菲莉丝guānxi不错?总觉得星祭大人对菲莉丝的事情知道的很详细。”紫苑问道。

“hēhē,果然是亚洲阵营第一的才女。整个欧洲阵营中,四方势力总共有神人级别的高手十一人,而这十一人之中只有两名是女性,你觉得和我guānxi好的的朋友会是谁。”

“可是,敌对势力的高手,你们这样往来没问题么?”左从戎好奇地问道。

“嗯?谁告诉你説四方势力是敌对势力了?四方势力只是因为信仰不同才无法统一的,根本没有所谓的仇恨和纷争,怎么可能会成为敌对势力。”星祭理所当然地説道。

“怪不得这菲莉丝这么容易就跑到你家来了,原来是这么回事。对了,既然你们guānxi这么好,那刚才为什么菲莉丝会biǎoxiàn出那么强烈的敌意?”

“真不知道你是走了什么狗屎运,居然会让你成为世界末日唯一留下来的人类。你也不想想,以前四方势力是没有什么纠葛,可现在在神杖这件事上,争斗还是很激烈的,虽然不至于导致各方势力反目成仇,可暗地里动些小手段还是很有可能的。其他三方势力的外援,已经来欧洲阵营有了一段时间,而且都动过手,实力底线都已经被探知到了,唯独阵营议会请来的你们两个,到现在还没有显山露水,让其他三方摸不着头脑,自然会有人坐不住想要前来探探你们的实力底线。”

“星祭大人,我们现在对欧洲阵营的事情还不太了解,尤其是各大势力有可能与我们为敌之人,如果不能了解底细,对之后的行动也会有影响……”听到这里,紫苑哪里还能安心当个听客,开口问道。

“对了,我倒是把zhègè给忘了,看我这记性。亚洲阵营的人,你们两个应该比我了解多了,我就不多説了。至于欧洲阵营,説实话,年轻一代之中欧洲阵营还没有人能够和你们相提并论的。也只有各大势力的神人们,可能会成为你们的阻碍。阵营之中总共有神人十一名,除了我和星辉之外,其他九人都有可能是你们的敌人。尤其是你,左从戎,我得提醒你一句,这九名神人之中,除了暗黑议会的暴熊王,都比你强,如果遇上的话,能避开最好避开,不用硬拼。最好,也不要让人们知道你是神人。”星祭提醒道。

“你……,你知道我是神人?”

“hēhē,你忘了我是干什么的了?刚刚才为你卜过命,连这么diǎn底细都不知道还得了。老实説我也没想到阵营居然会这么慷慨地将神人给派过来,而且,也没有想到只有二十多岁的人会有神人的实力,亚洲阵营的实力当真是深不可测。”星祭感叹道。

“你们两个一定要小心神人。虽然此前有过协议,现在各方势力的神人也都没有任何动作,可如果神杖真的出世,恐怕到最后产生的影响,连神人们也无法安心了。我再告诉你们一件事情,神杖的威力,足以比得上一位极限能力者。甚至,连阵营国王也对我们通传过,必要时让我们两个一同出手,一定要将神杖拿到,想必其他势力也是这般想法。这是其他几位神人的照片,你们记住了,对上他们务必要小心一些。”星祭从口袋里拿出了几张照片,摆在了桌案上,对两人説道。

“教廷的教皇,圣骑士无双。这是暗黑议会的亡灵巫师,zhègè是暴熊王,整个欧洲阵营最弱的神人。这是你们刚刚见过血族真祖的菲莉丝,剩下的是真祖威尔还有休米。”未完待续……

洛阳市第五人民医院怎么样
子洲县人民医院预约挂号
小儿癫痫病的起因
兰州治疗包皮过长方法
盐城如何治疗牛皮癣
标签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