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育儿

究竟该如何看待作家方方的质疑与被质疑

2018-10-12 23:44:34
日,湖北省作协主席、作方方在个人微上公开表我的质疑书,质疑“T诗人违规晋升”问题。很快,被推定为“T诗人”的作田禾迅速反击,反过来质疑方方工资收入等问题。 公开的“质疑”与“被质疑”,再加上方方的作及其省作协主席身份,如此争论立即引舆论关注。对此,有人支持,有人拍砖,莫衷一是。正所谓“众口难调”,从言论的角度,类似的社会热点问题当然会引社会争议,不过,若是将这争论最终演变成人身的攻击,实在是暴殄天物,对当事人而言,也太不公。 无论如何,方方所质疑的问题,是“T诗人”的问题,但更是公权力运行的问题。事实上,方方的“质疑书华启唐宁1號”中就明确点湖北省人社厅。而“T诗人”对方方的反质疑,即其指责方方“侵吞国有资”、“一年拿三份工资”等问题,实际上也是指向了权力运行的问题。 不是从个人隐私着手,而是关注于公领域,这样的“质疑鹏达南山壹号”与“被质疑”,不管其背后的真实动机是什么,对社会而言,并非是坏事。更何况,当下的腐败泛滥、法制不彰,从根源上看当然是制度的缺漏,但更多的人不能声,比如,对于违法行为或沉默,或纵容,又何尝不是原因之一? 至于人应当有风骨的论调,即方方是知名作,依靠己的字,一定足以养糊恒大林溪郡口,那么,她就不该栖身现有体制。以至于有人认为这争论不过是“内讧、窝里斗、争骨头”,甚至是“狗咬狗”,如此大谬矣。 的确,从明的角度,学绝对不该被包养,作也应当有己的良心与风骨。相应的,现社会根本不该有类似“作协”这样有编制的机构,不该由公财政豢养“作”,至于作的“职称”问题,用类似“官阶”的东西去评价作,而非是其纯粹的字,显然更是荒唐。但问题是,从现有的法律、制度层面,“作协”并未被取消,作的“职称”也未被取消。因此,对于方方的选择,留下或者离开,对社会而言,的确有不同的意义,但这终究是其个人的选择,并且还是“法”的选择。 更何况改革要深入,法治要完善,需要聚更多力量,达成更多的识。这种力量、识既包括体制外的,当然也可以有体制内的。若是简单粗暴地用某种框框将不同的人、思想截然不同地区分开来,甚至对立起来,显然并不明智。[url=http://www.lqmnhydf.net/]钟祥信息港[/url]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