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圳信息港

当前位置:

我的老婆是大魔王

2019/06/26 来源:深圳信息港

导读

身处洛罕王国的李庆,正背着包裹,悠然行走在乡间小路上。百度有意思书院位于风暴之洋的伊雯,则惨兮兮躲在船长室中,祈祷着船有够给力,能扛过这次风

身处洛罕王国的李庆,正背着包裹,悠然行走在乡间小路上。百度有意思书院位于风暴之洋的伊雯,则惨兮兮躲在船长室中,祈祷着船有够给力,能扛过这次风暴。二号地球上的苏苏,则在西南战场上风暴一般肆虐着,将李庆被放逐的怨气,统统发泄到了圣光联盟的军队身上。一个传奇强者放下颜面打游击,能造成多大的破坏?尤其这还是一个有着整个半位面作后盾,能随时调出数以千计的亡灵大军,要装备有装备,有打手有打手的传奇法师……所以在李庆被放逐后的半个月里,圣光联盟倒霉了。数以万计的仆从军被苏苏及其麾下的强者、亡灵军团歼灭,海量的物资被苏苏掠夺,甚至有上千的光辉圣教牧师、神官、护教骑士被苏苏干掉。西南战场的联军阵线被苏苏搅得一塌糊涂,帝国军也趁势反击,很是打了几个漂亮的歼灭战。半个月下来,联军方面因苏苏造成的直接、间接人员损失,竟不下十万。物资损失更是不计其数。苏苏的疯狂出击,不是没有引起联军强者的关注。但十三光辉骑士之一,声威赫赫的雷狱将军都折在了苏苏手上,普通的强者,哪敢阻击苏苏?甚至普通的传奇强者,都不敢面对苏苏。十三光辉骑士中,倒有几个传奇强者曾试图设下陷阱围攻苏苏。可惜在被光辉之主附身芙罗拉坑过一次后,苏苏变得更警觉了。当那几个光辉骑士秘密抵达西南战线,设下陷阱时,苏苏果断中止持续了半个月的疯狂攻击,又缩回了半位面中,静静消化所得。半个月来,苏苏掠夺了海量物资,其中包括大量魔法金属。她将这些魔法金属交予战神遗族精炼,终于又凑足了足够打造两件梦魇套装构件的材料。半位面,法师塔,炼金室中。看着放在炼金台上的两大锭魔法金属,苏苏先是满意地点了点头,继而又遗憾地一叹:“可惜骑士不在,要是他知道我又凑足了这么多材料,能给他打造一副护裆外加一副胸甲,让他以后变身后再也用不着裸奔,彻底摆脱裸奔狂人的称号,他一定会很高兴的……唉,骑士呀骑士,你在哪里呢?伊雯有没有找到你呢?”想到这里,苏苏忽然失去了炼器的兴致,意兴阑珊地离开了炼金室,回到自己房中,取出一瓶酒,坐到窗台上,望着窗外半位面的澄净天空,一个人喝起了闷酒。不知不觉,半瓶酒已下肚,苏苏小脸晕红,眼波迷离,忽然举起酒瓶,对着瓶口长饮一口,跟着哈地呼了口酒气,一抹嘴巴,咯咯笑道:“骑士啊骑士,你可要快点回来哦!不然我心里不高兴就要喝酒,一天不高兴就喝一天酒,一个月不高兴就喝一个月酒……你要是回来得太迟,我可就要变成一个小酒鬼了呀!哈哈,到了那个时候,看你怎么办……”……苏苏借酒浇愁,李庆却对此一无所知。此时此刻,他也遇到了一点小麻烦。在离开海默男爵领,进入一处人迹罕至的山道后,一群劫匪不幸拦住了李庆。没错,是劫匪不幸——想要拦路抢劫李庆,当然不会是庆官人的不幸。十几条衣着五花八门,武器也是五花八门的大汉,从路边的林子里窜出来,倏忽间就将李庆团团围住。跟着一条手持大斧的大汉,就走到李庆面前,把斧头往李庆面前一亮,直言不讳地问:“小子,有钱吗?借点来花花。”“……”李庆好一阵无语,眼神古怪地看了看那大汉,又看看周围那些长得凶神恶煞一般的劫匪,好笑道:“你看我这样子,身上衣服都是补丁叠补丁,像是有钱人吗?”“也对啊。”持斧大汉点了点头,视线落到李庆背上那个小包裹上:“那你背包里装着什么?”李庆背上那个小包裹,是格蕾特帮他收拾的。里面装着一套格蕾特亲自为他缝制的亚麻布衣,一双草鞋,以及一些充作干粮的肉干、盐末。除此之外,真的是一个铜板都没有。哦,还有一颗深水巨蟒的魔核,是猎人村那个被黑魔牛弄断了双臂的猎人,为感谢李庆为他报仇以及为村子除害送给他的酬劳。李庆本来没打算要那颗魔核。深水巨蟒是一种中阶魔兽,一颗完好的魔核,想来也是值点钱的。具体值多少,李庆因为不清楚物价说不清楚,猎人村的村民对此也没有清晰的概念。不过老汉斯很笃定地说,至少值十个洛罕金币。十个洛罕金币,那可是一大笔钱了。要知道,猎人村的上百村民,只有寥寥几个人见过金币。其余人,别说金币,连银币都很少看到。许多人终其一生,都只使用过铜子而已。如果深水巨蟒的魔核真的值十个金币,那么对猎人村的村民来说,真的是一笔极大的财富。李庆当然不肯收下这么值钱的魔核,再说以他的能力,真想弄钱的话,哪里弄不到几个金币?别说十个金币了,几十、上百乃至成千上万的金币,以他的实力,想要弄到手却也不难。但不管李庆如何推辞,那位猎人都坚持要求他收下。用那位猎人的话说:这魔核再值钱,我一个乡下猎人也卖不出价来。去城里卖吧,说不定连一个银币的价都卖不出来。要真有人肯出十个金币买,我还怕被人见财起意害了我哪。所以它留在我手上也是件废物。既然对方都这么说了,李庆再推辞就是矫情了,于是他便将这魔核收了下来。所以他身上确实一个铜板都没有,有点价值的,或许就是那枚魔核了。于是李庆从包裹里将那颗鸡蛋大小,闪烁着莹莹蓝光的深水巨蟒魔核拿了出来,摊开手,送到那持斧大汉面前,“喏,我包裹里大概就只有它值钱了。”“这是……魔核!”持斧大汉瞪大双眼,目不转睛、垂涎欲滴地盯着魔核:“这么大……这么亮……是颗完美的中阶魔兽魔核啊!”“魔核?不是吧,这小子居然有颗魔核!”“发财了发财了!居然是颗中阶魔兽的魔核!这趟真是发财了!”劫匪们欣喜若狂,纷纷拥过来欣赏魔核。好几个劫匪甚至红着眼睛伸出手去,企图将魔核自李庆手中夺下,不过凡是伸过来的手,都被那持斧大汉一巴掌拍开了。“都滚开!这么贵重的魔核,是你们这些渣滓能碰的吗?”持斧大汉咆哮一声,震慑住众劫匪,又目不转睛、眼神迷离地盯着魔核,喃喃道:“完美品质的中阶魔兽魔核呀这可是,只有我,才有资格碰它!”正要伸手将魔核自李庆手中摘下,就听李庆说道:“你眼力不错,居然能认出中阶魔兽魔核,还能看出它是完美品质。以前做过冒险者?”“冒险者?别把那种低级的苦哈哈跟我相提并论,我可是做过城卫队小队长的男人!”那持斧大汉说道,大手一挥就要夺过魔核。但李庆却将五指一收,把魔核收在了掌中,躲过了那大汉挥过来的大手。“你!”那大汉大怒,两眼似要喷火,就要挥斧砍人!“这魔核很值钱?”李庆忽然冷不丁地问。那大汉一愣,顿住斧头,答道:“当然!要是能找对门路,至少能卖二十个洛罕金币!”跟着又目露凶光地看着李庆:“小子,你把它交给我,否则你今天就得死在这儿!”李庆摸着下巴,感慨:“居然值二十个金币这么多?我还以为它只值十个金币呢。”“小子,我叫你把魔核交出来!”大汉见李庆对自己的威胁充耳不闻,反自顾自感慨,顿时怒火更盛三分,举起斧头咆哮:“否则老子就一斧头砍下你的脑袋!”“唔……”李庆抬起头,看着大汉手中那把明晃晃的斧头:“这斧头看上去还可以。”大汉得意道:“那当然,这把斧头可是正规军的战斧,是老子从军中带出来的吃饭家伙,用了好几年都……”正说得这里,忽见李庆右手一动,大汉只觉眼前一花,面前一道凉风掠过,还没反应过来怎么回事呢,就感觉手中一轻,接着就看到李庆手中多了把明晃晃的斧头。“……”大汉张大嘴巴,用力眨了眨眼,看了看李庆手中的大斧,又看了看自己空荡荡的双手,忽像发现新大陆似的,指着李庆手中的斧头大叫:“这是我的斧头!”“曾经是。”李庆掂了掂大斧,忽然握住斧柄轻轻一扫,一道无形真气自斧刃飙射而出,贴着大汉头皮掠过。大汉只觉脑门一凉,伸手一摸,便摸到了满手的碎发,顿时脸变得煞白,眼中满是惶恐。李庆笑眯眯地看着大汉,“现在它归我了。你有意见吗?”“没,没有。这斧头,它,它就是您的。”大汉艰涩地咽下口唾沫,颤声说道。说话间,他双腿都抖了起来。“你们有意见吗?”李庆又笑眯眯地看向其余的劫匪。一边说,他一边提着斧头虚劈两下,斧刃****的无形劲风,竟隔空将他脚下的地面劈出两条尺长的裂痕。看到这一幕,一群劫匪全都吓得面色如土,簌簌发抖,哪还有人敢炸刺?个个飞快地摇头,连说没意见。李庆满意地点了点头,又看着持斧大汉问:“对了,你们有马吗?”“马,马?”大汉眼神闪烁,“没,没……”说话时,他视线挪向一旁,不敢与李庆对视。“没马?那留你们有什么用?”李庆视线在大汉脖子上巡梭,似乎在找下手的部位。被李庆这么一看,大汉只觉脖子凉嗖嗖的,像是被刀子架上了一样,顿时改口:“没问题,我是说没问题!我们有马,就在那边的林子里拴着,一共有两匹马,一匹红马一匹黑马,都是近才抢过来的,都送给你啦!”“谢谢。”李庆呵呵一笑,视线忽落到大汉腰上:“咦,捡到一个钱包哎!”说话间,他自顾自伸出手去,将大汉腰带上拴的一个麻布钱袋摘了下来,放在手里掂了掂,又打开袋口看了看,见有十几个银币、几十个铜子,顿时眉开眼笑:“运气不错,居然捡到这么肥的一个钱包,接下来几天不愁吃饭了。”说着,他面不改色地将钱包拴在了自己腰带上。“呵呵,呵呵。”大汉干笑:“您今天确实运气好,钱包都能捡到……”“呵呵。”李庆也是一笑,笑过后,突然把脸一把,“你们还杵这里干嘛,等着我请你们吃饭?还不滚!”于是这群抢劫不成反被劫的悲催土匪,在半分钟之内便绝尘而去,跑得无影无踪。李庆去了路边的林子里,果然找到了一红一黑两匹马。那黑马背上还搭着一个口袋,里面装着火腿、熏肉、腊肠等食物,这下干粮也有了。“好可爱的劫匪。”李庆呵呵一笑,牵着马出了林子,来到道上,翻身上马,就要扬鞭启程。正在这时,一把低沉的声音突然传入他耳中:“把马留下。”“嗯?”李庆讶然:“还有打劫的?”循声望去,就见一个黑巾蒙面的身影,自另一边的树林中走了出来。那蒙面人黑巾蒙面,连头都裹得严严实实,头发都没露出一根。只露出一双幽紫色眼眸。身上穿着的,则是一袭黑色长袍,上面还镶着金色花边。手里更提着一根半米长的手杖,杖头镶着硕大的宝石,散着强烈的元素波动,一看就是个法师。“有没有搞错?”李庆愕然:“法师……拦路抢劫?这,这也太离谱了吧?”一个法师,居然沦落到拦路抢劫的地步,说出去谁信?当然,打劫的法师也不是没有,比如苏苏就是。但那不是因为她是马贼窝里长大的吗?正常的法师,哪个会做这么没品的事?堂堂法师,还是个有魔杖的法师,用得着抢劫吗?“你身为法师,拦路抢劫,传出去不怕人笑话?”听李庆这么一说,那蒙面法师眼中闪过一抹慌乱,跟着强自镇定下来,压着嗓子说道:“所以我蒙面了。”“不但蒙面了,还故意压着嗓子说话,连声音都不想被人辩认出来。”李庆摇了摇头,笑道:“话说,你是个女孩子吧?”“你问得太多了。”那蒙面法师眼中又一阵慌乱,随即强自镇定下来,道:“少说废话,把马留下来!”“给你马也不是不行。”李庆摸了摸下巴,若有所思地问:“你懂得制造跨位面传送阵吗?”法师不常见,至少猎人村的村民们就从未见过法师。在他们看来,魔法师是传说中的存在,是高高在上的大人物,等闲难得一见。而李庆没想到自己运气这么好,居然走在路上都能撞着一个法师。虽然这法师是个拦路抢劫的劫匪,给人的感觉相当不靠谱,但李庆还是决定尝试一下,看能不能从这个法师身上,得到跨位面传送阵的线索。“跨位面传送阵?”蒙面法师一愣:“你也太看得起我了吧?这种层次的传送阵,传奇法师都不一定能布置,我怎么可以?”“是我想岔了。看你的样子,就知道你很年轻,不可能有那么深厚的魔法造诣。那么,你认识能制造跨位面传送阵的传奇法师吗?比如你的老师?你老师的老师?”“我的老师擅长的是塑能魔法……”刚说到这里,蒙面法师忽然一呆,眼中闪过一抹羞恼:“我跟你说这些干嘛?少废话了,把马交出来!否则我对你不客气!”“哦?”李庆一笑,饶有兴趣地问:“你怎么对我不客气?发个火球轰杀我吗?”“你还真是无知无畏啊!”蒙面法师又是好气又是好笑:“知道我是魔法师,居然还敢这么跟我说话。你要火球是吧?就让你见识一下火球的厉害!”说罢,她举起法杖,对着旁观树林一挥,法杖上的宝石红光一闪,就有一颗海碗大的火球呼地飞出,落进树林之中。接下来就听轰地一声爆响,林中腾起一团硕大的焰云。以火球落点为中心,半径十米的范围内,所有的树木统统拦腰折断,被炸得七零八落。十米开外的树木,也纷纷呈放射状倒伏下来,看上去像是被重磅大炮轰了一炮似的。“咦,这火球威力有点超常规啊!”李庆有点小惊讶。他不是没见识过魔法的土鳖,一般的火球术,威力也就相当于一颗手雷。但这蒙面法师用魔杖发出的火球,威力跟野战炮都差不多了,明显超常规。“哼哼,现在知道我的厉害了吧?”蒙面法师眼中闪过一抹得色,“不想死的话,就把马交出来吧!”“厉害厉害!你的火球真是让人叹为观止。不过,这火球是预先储备在魔杖里的,我感觉不像是你自己的法术。应该是你的老师或者别的什么人,帮你充能的吧?你自己怕是发不出这么厉害的火球。”蒙面法师眼中闪过一抹惊讶,失声道:“你怎么知道的?”“猜的。”李庆眨眨眼,笑道。“哼,就算我自己发不出这种程度的火球,但对付你也足够了。”蒙面法师示威般地挥了挥魔杖,说道:“再说,我这魔杖里,可不止存着一发火球哦!”李庆点点头,道:“我相信。嗯,从这魔杖的元素波动判断,至少能存三发刚才那种程度的火球。你用掉了一发,应该还剩两发。”“你感知这么强?”蒙面法师再次惊讶了,“连魔杖能存几发火球都能判断出来?”“那是,我可不是一般人。”李庆呵呵笑道:“所以,威胁对我是没用的。如果你能给我介绍个把能建造跨位面传送阵的传奇法师,我倒是不介意送你一匹马。”“我不认识那样的法师,我的老师也不认识!”蒙面法师高声道:“你以为传奇法师像土豆一样满街都是吗?我老师都只是高阶法师而已!”“那我就爱莫能助了。”李庆耸耸肩:“很遗憾,我不能把马给你。再见了,可爱的蒙面法师。”说罢,他拨转马头,就要转身离去。“不准走!”蒙面法师急喝一声,因为太急,都顾不上憋嗓子了,把清脆动听的原声都暴露了出来。“你敢走,我就用火球轰你!”蒙面法师用魔杖指着李庆:“给我马,或者挨一发火球,自己选吧!”“我说你这法师真是……”李庆摇了摇头,“居然这么死皮赖脸的要抢马,有你这么失败的法师吗?”“你管我!”蒙面法师白了李庆一眼,“总,总之你得把马给我留下来。你,你有两匹马,留我一匹有什么大不了的?干嘛这么小气?”“……头次听劫匪说受害人小气……这世道真荒谬……”李庆好笑地摇了摇头,道:“不过我这个人,从来不接受威胁。如果你一开始,就以真面目面对我,好声好气地请求,我说不定还会送你一匹马。可惜啊,你一开始,就是以劫匪的面目出现,又威胁我,呵呵,你犯错了哦!”说罢,李庆瞳中忽然黑光一闪,浑身上下突然暴出一股深沉暴戾的煞气:“给你个教训,让你记住不是什么人都是你能威胁的!”话音未落,李庆右臂作刀,一刀横扫,十八道银蛇般的刀光自手劈上劲射而出,嗤嗤锐响着缠裹上蒙面法师身躯。蒙面法师只觉眼前一花,白芒暴闪,一时竟失去了视力。而那森森刀芒散发的刺骨寒意,更让她只觉死亡迫在眉睫,竟吓得浑身麻痹,动弹不得。待刀光散去,眼前早没了李庆身影,也不知他是什么时候离去的。蒙面法师浑身上下冷汗淋漓,忽一屁股坐倒在地,心有余悸地大口喘息着。过了好久,她才发觉自己身上有异,伸手往脸上一摸,竟摸到了光滑的面颊,蒙面巾不知何时竟已掉落。“糟糕,被看到脸了!”蒙面法师心里一紧,但很快她便发现,被看到脸还不是糟糕的。真正糟糕的,是她身上的法袍连同里面的内衣,都不知开了多少条口子,赫然变成了透视装,连胸脯、内裤都露出来了……察觉这一点后,蒙面法师顿时红了眼,幽紫色的双瞳中飞快地蒙上一层雾气。她抽着鼻子,咬着嘴唇,鼓着腮帮,两眼喷火地恨恨发誓:“混蛋,居然敢这么羞辱我!下次别让我再碰上你!”正赌咒发誓要报复时,一阵笃笃笃的马蹄声蓦地传入耳中。蒙面法师吓了一大跳,以为李庆去而复返,顿像老鼠见猫一样,就要来一个“脚底抹油”。但未等她施法,她就看到,一匹背鞍上空荡荡的红马一溜小跑地踱了过来,来到了她身边。这匹红马,正是李庆方才两匹马中的一匹。蒙面法师很快就回过味来,先是一喜,继而又恨恨嘀咕:“以为送我一匹马就能抵消你犯下的罪过了吗?没那么容易的!哼,我发过誓,别让我再碰上你,再碰上你,我就把魔杖里的火球统统扔给你!轰轰轰!炸得你粉身碎骨!”说罢,她扳鞍上马,向与李庆相反的方向去了。

淮南的专治癫痫病医院
沈阳哪家医院专治白癜风
驻马店治疗癫痫病的医院
标签

上一页:夫君请开棺2

下一页:这个仙侠不对劲gl

友情链接